您好!欢迎来到成都算命网!www.cdsmw.net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大师加盟 | 大师在线算命
 星闻  算命  抽签  免费
星座  |  风水  |  解梦  |  姓名 佛学  |  生肖  |  道家 观音  |  天后 免费算命  |  星座配对  |  手机号吉凶
血型  |  相学  |  排盘  |  民俗 称骨  |  吕祖  |  测字 关帝  |  大仙 婚姻测试  |  指纹算命  |  QQ号码吉凶
成都算命网
首页 | 星座 | 生肖 | 血型 | 解梦 | 风水 | 佛学 | 道家 | 相学 | 吉日 | 测字 | 民俗 | 财运 | 算命 | 加盟
 情侣配对  星座查询  八字测算  称骨论命  姓名测试  今日运势  明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今年运势  今年爱情运势
好奇慧能的“十万个为什么” 佛教故事
发布时间:2012-4-27 18:37:00
  算命大师介绍(各种算命预测案例欣赏)

好奇慧能的“十万个为什么” 佛教故事

“爹——”
小慧能穿着长长的孝衫,戴着白白的孝帽,匍匐在村外山坡上。他的爹爹,已经躺在了那堆黄土之下。
李氏收拾好上供用的碗盘,对依旧痛哭的慧能说:“能儿,咱们回家吧。”
慧能跪着一动不动,悲伤的泪水混合着鼻涕默默流淌。
李氏说:“唉,咱们娘俩都别难受了,你爹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也就不受罪了。可咱们还得活着,还得继续受罪。”慧能想了想,问道:“娘,我爹活着时受罪,害病时又那么难受,临死更是痛苦万分。这些都是为什么呀?!”
李氏随口说道:“都是因为命不好呗。”

慧能说:“可是,命好的人,也要害病,也要死呀!”
李氏说:“是呀,人一生下来就是要吃苦的。要不,孩子一生下来就哇哇大哭,而不是哈哈大笑。”
小慧能追问:“那么,我们人为什么还要生下来呢?”
李氏无言以对,有些怪异地默默注视着自己的儿子——这慧能,小小的脑瓜子里,经常蹦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卢行瑫的撒手归西,对于慧能母子说来,不啻塌了天。幸好,卢行瑫活着的时候,识文断字,没少帮乡亲们的忙,所以,人们都很照顾他们孤儿寡母;幸好,李氏是土著妇女,肯吃苦,能下力,田地里的活能凑合着料理下来;幸好,李氏的娘家集成镇琅村距离这里不远,在娘家兄弟与乡亲们的帮助下,他们娘俩守住了二亩薄田,饥一顿,饱一顿,糠一天,菜一天,总算熬了过来。
转眼之间,慧能已经九岁了。许是家道中落之后经常饿肚子,他的个头比同龄的孩子要小一些。
这一天,他正蹲在屋檐下磨斧头。几个小伙伴背着书包蹦蹦跳跳,说说笑笑从门前经过,上学去了。他的目光久久留在他们消失的方向。李氏触景生情,不禁凄然泪下。她哽咽着说:“能儿,苦了你。咱家太穷,无法供你上学。”
慧能却说:“娘,我不是想着上学,而是在想,他们上学,究竟有什么用呢?”
李氏心酸地说道:“傻孩子,上学当然有用啦。学得四书五经,就能考秀、中进士啦。”
慧能又问:“考进士干什么?”
李氏说:“当官呀。考进士,就是咱们老百姓说的选官。中了进士,就能当县官了。然后一步步高升,当州官,当了州官当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慧能打破砂锅问到底:“然后呢,当了宰相之后,还干什么?”李氏笑着说道:“当到宰相也就到头了,就该回家为民啦。”慧能无不感慨地说:“转了一大圈,还得回到老地方呀!与其这样,当初不读那四书五经也罢。这还是命好的,能平平安安,不被半路罢官。若像我爹,一不小心,罢官流放,连命都搭上啦。”
李氏哭笑不得,说道:“那你想干什么?”
慧能举起手里的斧头,认认真真地说:“砍柴呀。从今天起,我要上山砍柴,换钱换米,养活娘亲。”
李氏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将儿子紧紧搂在怀里,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这时,透过稀疏的篱笆墙,可以看到,一位身穿公服的衙役出现在了村口。山村偏僻,成年累月也不曾来过差人,所以,他的出现自然而然吸引了人们好奇的目光。李氏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揪住了——五六年前,就是这样一位衙役送来了一封催命的书信,勾走了丈夫的命。没想到,几年之后,他居然又一次在卢家的柴扉前停住了脚步!并且,李氏一眼便认了出来,他,就是几年前的那个信差!李氏下意识地将慧能紧紧地抱了起来。
衙役尚未开口,脸上首先露出讨好的微笑。他明明看到了院里的李氏母子,却还是礼貌地叩了叩柴扉,说:“卢老爷的夫人在么?请接广州衙门的信。”
广州?在那个远在三百里之外的大城市,李氏连个八辈开外的亲戚也没有,更甭说与衙门有什么联系了。李氏迟疑着,缓缓地走向院门。小慧能倒是利索,跑了过去,打开柴扉,将送信的衙役请了进来。“夫人,请您收好。这可是广州衙门文大人的亲笔信!”
李氏接过大信封,却拿倒了。她仍是一头的雾水,懵懵懂懂问道:“什么文大人?文大人是谁?”
衙役也感到几分惊讶:“文大人就是上任不久的广州刺史文大老爷啊!咱们这新州县,都属他老人家管辖呢。文大老爷在给县老爷的信函上说,他与您家卢老爷是同窗同年。您能不知道他?”
文龙,又是文龙!文龙已经是一方大员了,可是卢行瑫却……“夫人,刺史大老爷交办下来的差事,不敢怠慢,县老爷还等着我回话呢。”
李氏有些不知所措,说:“我不识字,麻烦您给我念一念吧。”衙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认识它,它却不认识我。我跟您一样,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再说,我们公差,也不许看信函的内容。我的差事,是将信送到就行。”
衙役走后,李氏领着慧能,来到村里大户人家的私塾,请教书先生看看信上写的究竟是什么事。
原来在朝中任翰林学士的文龙,外放为广州刺史。一个多月前,他走上任来到广州,自然而然地向前来迎接的新州知县打听卢行瑫的情况。当他听说老友早已在五年前撒手归西,甚是惋惜。尤其是当他得知卢氏遗孀独自一人带着儿子慧能艰难度日之时,更是不胜唏嘘。所以,他来信请李氏夫人带着儿子到广州去,与他的家人住在一起,他要替死不瞑目的老友担负起抚育后代的责任,供慧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继承卢家源远流长的传统门风。
这真是下冰雹落下了雪花银,好事从天降。
然而,除了教书先生,村里有身份的长者们异口同声,都反对慧能母子去广州投奔高高在上的刺史大人。就是么,不是至亲,又从未谋面,如何敢将身家性命托付给他?你们孤儿寡母,到了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人家卖了都不知道!
李氏的长兄、慧能的大舅舅,更是强烈反对:“你们又不是快饿死了,为什么要外出逃难?”
李氏说:“大哥,看你说的什么话呀!文龙是行瑫的同窗好友,他信上说了,就像亲儿子一样对待慧能,我们娘俩的吃穿用都有他供应。”“这还不够丢人的?你一个寡妇,却长期住在别人的家里,人们会怎样说?你若是真的操持不下去了,家里揭不开锅,就搬回琅村,到我们家去住。”
李氏问道:“大哥,你能供能儿上学堂读书么?”
“这……”大舅吭哧了几声,不以为然地说:“咱们老百姓,世世代代都没读过书,不是照样过日子?”
“是啊,是啊,”长者们也附和说:“就咱们新州县这个土地方,千年万代也没出过什么翰林、进士,人们不是也活得有滋有味吗?”李氏一把将慧能拉了过来,将他推到众人面前,好像郑重宣布什么似的说道:“他,姓卢,叫卢慧能,是卢行瑫的儿子。而卢家,千百年来一直是书香门第,历朝历代都是名门望族。卢家的儿孙,如果沦落得目不识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有知,定会不安!将来,我有何颜面去见先夫?我……”
说到后来,李氏已经泣不成声。众人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然而,举家搬迁,毕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文龙大人虽然表示,慧能母子在广州的衣食住行一切有他供给,李氏还是想筹备一些银钱,以备不时之需。而他们家,能变现成钱的东西,就剩下二亩薄田了。急切之际,也找不到合适的买主。再说,李氏也想等地里的这茬庄稼收割了之后,换一些盘缠。一拖再拖,等到他们娘俩准备完毕,真的上路的时候,已经是夏末时节,距离文龙大人的来信,已经过了小半年时间。
从新州到广州,可以乘船沿新兴江顺流而下,经肇庆,入珠江,一路顺水顺风,十分便捷。但是,乘船的花费,岂是慧能他们娘俩所能筹集到的。再说,就是卖地的钱够船费,他们娘俩也舍不得拿出来。于是,慧能母子计划沿着乡间小路,取道高明、佛山,步行到广州。山村里几乎所有的乡亲都来送行。慧能的舅舅自然也赶来了。他给小外甥带来了一些偶然从深山里摘到的罕见的野生荔枝,果大,肉厚,分外甘甜。慧能不肯独自享用,就三三两两分给了所有的人。到最后,他手中仅仅剩下了一颗红红的荔枝。品尝过野荔枝的人都回味无穷地咂着舌头,说是从未吃过这么鲜美的果子。慧能看了看手中的最后一颗荔枝,略微思考了一下,没有将它吃到肚子里,而是要把它种在院子里。舅舅却说:“傻孩子,荔枝是需要压条才能繁殖的,这样是种不出来的。”
慧能问:“舅舅,你种过荔枝么?”
“没有。我是听老人们说,荔枝不能播种。”
“你没试过,怎么能肯定荔枝不能实生?再说,既然这种荔枝很特别,很好吃,它一定能生长出来。”
舅舅一愣:这个小外甥,脑瓜子里的想法很玄妙。他看着慧能将荔枝埋进了泥土里,说道:“慧能,就算这种荔枝能发芽,能长成大树,能结上果实,你却就要走了,也吃不上啦。”
慧能笑着说:“我吃不上,你们大家却能品尝呀。”
一年之后,小慧能播种的荔枝真的破土而出了。从此,岭南人知道,荔枝繁殖,除了压条、扦插之外,还能实生。60年之后,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颁下诏书,将慧能的故宅敕赐为“国恩寺”,这棵根深叶茂的荔枝树,为建造寺院的乡亲们撑起了一片绿荫。一千三百多年之后的今天,六祖慧能亲手种植的荔枝高达18米,需三个大人才能合抱。它至今依旧年年硕果累累,泽润后人……慧能母子昼行夜止,风餐露宿,艰辛坎坷,一路跋涉,终于到达了心目中的圣地——广州。
南海郡治广州,是岭南最繁华的大都市,商旅往来,名流云集。中国的丝绸、瓷器,从这里漂洋过海,散布到南海诸国;海外的香料、珍宝,也由这里输入内地。不仅如此当年,达摩大师从遥远的印度泛海来华,就是从这里踏上了中华大地,播撒下禅的种子。
化现,白云山下无双地;人文荟萃,珠江岸边第一城。
慧能母子入城之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不夜城的广州,进入了另一种繁华。珠江之上,暮烟缭绕,夕照迷离,细纹如鳞,微波泛金。江面上飘游着一艘艘楼船、画舫、花艇,小舟鱼贯,载来多情公子;桂棹轻摇,送去妖娆娇娘。江风微熏,送来笙箫丝竹交奏,时轻时重,若有若无,丝丝缕缕,飘飘渺渺,宛若仙乐飘坠凡间;月色初上,引得舟船华灯齐明,流光溢彩,丽影婀娜,朦朦胧胧,恍恍惚惚,犹如身在天宫……两岸楼台错落,千条柳丝掩映,家家张灯结彩,户户欢声笑语。猜拳行令,豪气冲天,醉中男子——人人都是天下第一好汉;莺歌燕语,呢呢喃喃,女子情话——世上最动听的谎言……小慧能东张西望,目光迷蒙,愣愣怔怔,似乎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一辆马车迅急奔驰,直冲慧能而来……李氏急忙将慧能拉到路边,马车带来的疾风,掀起了他的衣襟。李氏魂飞胆寒,浑身乱颤,又气又怒,不由得打了慧能一巴掌,教训他说:“看什么看,那些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你的魂儿呢?被那些妖精勾走啦?”
小慧能一脸的委屈,撅着嘴说:“娘,我在街道两边寻找破庙呢。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咱们又该露宿街头了。”
李氏眼眶发热,心头发酸,差点儿落下眼泪。
慧能没有察觉到娘的情绪变化,继续说道:“这地方,有什么好的?除了大院、店铺、楼台,连一座破庙都没有!”
李氏说:“找不到就算啦,今天晚上,咱们娘俩住店。”
慧能说:“不用,娘,住店太费钱啦。就是睡在街边也挺好,能看流星。真的,我一点儿也不害怕。”
李氏说:“今天晚上的店钱,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省了。这些天,咱们娘俩住山洞,宿破庙,风刮雨淋,出汗沾尘,从未认认真真洗过脸,更未洗过澡,身上又酸又臭,和叫花子差不多。这副模样,明天如何能到衙门里去拜见文龙大人呢!”
“娘,”慧能叫了一声,却忽然又没了下文。
李氏问:“能儿,又有什么事?”
慧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李氏道:“你这孩子,从小就心事重!你究竟想说什么?”
慧能想了想,忧虑地说:“文龙伯伯,是个比县官还要大的官,他,他真的不嫌弃咱们乡下人?他真的会对咱们娘俩好么?万一……”李氏抬头望着天空,缓缓说道:“文龙老爷与你父亲一样,都是知书达理的人,他与你父亲是莫逆之交,肯定会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你,培养你。儿呀,你可得好好用功读书,一则,千万别辜负了文龙老爷的好心,二来,你们卢家世代书香门第,你可不能给祖宗丢人。”小慧能点点头,脸上流露出坚毅的神色:“娘,你放心。”
李氏欣慰地一笑,说:“娘当然放心啦,你是观音菩萨送来的孩子。观音菩萨还说,你会流芳百世,千秋万代受人敬仰。”
小慧能问:“娘,怎样才能世代受人敬仰?”
李氏说:“我一个乡下妇女,哪里知道?等你将来读了书,明了理,大概就明白了。像孔圣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五百年,后五百年,无所不知。”
慧能说:“像诸葛亮、关公那样,算不算名垂千古?”
“算,当然算!能儿,你若是能当上诸葛亮那样的宰相、关公那样的忠臣,娘就烧高香了……”
李氏无限向往,脸上洋溢着一种圣洁的神采。慧能母子在一家简陋的小客栈住了下来。第二天晨起,他们将行李暂时寄存在小客栈,早早来到了州衙。
州衙里像是要举行什么重大活动:威严的大门粉刷一新,门前高高的旗杆上彩旗飘扬,清水洒街,黄土垫道,带刀的兵丁沿着街道排开,似乎等待迎接什么尊贵人物的到来。
李氏拉着慧能,贴着墙边,小心翼翼走向衙门口。
“干什么的,你们?”一位衙役挡在了他们娘俩面前。
李氏浑身哆嗦,嗫嗫嚅嚅,刚想解释什么,州衙门口高高的台阶上,一位正在了望的师爷模样的人闻声转过头来,呵斥道:“去去去,难怪你天生的叫花子命呢,连讨饭也不看个时间、地点!这衙门,岂是你们乞讨的地方?”慧能一挺小胸脯:“俺们不是要饭的!”
师爷不耐烦地挥挥手:“不是叫花子,就是来打官司的。走吧、走吧,今天衙门里有重大事情,不受理案子。”
李氏连连合十、作揖,赔着笑脸说:“这位爷,麻烦您给我们通报一声,就说卢行瑫的家人到啦。”
“卢行瑫?什么卢行瑫?卢行瑫是什么东西?”
慧能厉声说道:“你才是什么东西呢!不许你骂我爹。”
师爷眯着小眼睛说:“好好好,你爹不是个东西行不行?现在,你双手抱头变成球——马上给我滚蛋!”
师爷给衙役下令:“立刻将他们赶走!”
慧能推开衙役的手,嚷嚷道:“俺们是你们刺史大人请来的客人,你凭什么不让俺们进去?”师爷闻听此言,不禁哈哈大笑:“这年头,什么稀罕事都有。刺史大人尚未到任,冒充亲友的骗子就找上门来了!”
李氏一愣,追问:“你说什么?刺史大人还未上任?”
“今天这么大排场,就是为了迎接顾使君上任。”
“顾使君?”李氏一脸的茫然。
“顾使君就是顾刺史。有教养的人,称刺史为‘使君’。”
李氏焦急万分:“既然顾刺史来上任,那么,文刺史呢?被罢官免职了么?”
师爷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冷冷说道:“若是被罢官免职,那还是好下场!”“难道,文老爷也被流放了吗?”
“这里已经是岭南了,再往哪里流放?他是被阎王爷流放的——流放到鬼门关里去了——一命呜呼啦。”
“什么,文龙大人死啦?”李氏但愿自己听错了。
“他是北方人,不适应咱们岭南的气候,水土不服,染上了瘴气,早在几个月前就病死啦。唉,命里没有别强求。文大人虽然当上了一方大员,光宗耀祖,风光无限,却把自己的小命撂在了这远离故土的天涯海角……”
未等师爷说完,李氏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算命大师介绍(各种算命预测案例欣赏)

申明:凡本成都算命网注明“申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之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爱好者学习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学习参考。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上一篇文章:我们心中的鬼    下一篇文章:卖身救母,孝心即佛心 佛教故事
 相关文章
我们心中的鬼
听大悲咒好处
念佛保平安
念大悲咒感应
念大悲咒的好处
吃虾的果报-杀生的果报
暴炒员工的果报
    情侣配对
    在线抽签算命
·观音灵签    ·黄大仙签
·吕祖灵签    ·关帝神签
·天后灵签    ·在线测字
    在线情侣配对
·QQ号配对    ·星座配对
·五格配对    ·姓名配对
·属相配对    ·血型配对

    免费在线测试
·三世财运    ·黄道吉日
·生男生女    ·指纹算命
·QQ号吉凶    ·手机吉凶
·车牌吉凶    ·面热预测
·喷嚏预测    ·心惊预测
·在线测字              
    在线排盘系统
·八字排盘    ·六壬排盘
·六爻排盘    ·奇门排盘
·玄空排盘    ·金口排盘
·经度查询    ·真太阳时
·紫微排盘              
    最新文章推荐
  · 2013尤姓蛇年女孩起名
  · 2013尤姓取名大全
  · 2013尤姓女孩起名大全
  · 2013尤姓女孩满分名字
  · 2013尤姓男孩名字大全
  · 2013尤姓男孩满分名字
  · 2013向姓蛇年女孩起名
  · 2013向姓取名大全
  · 2013向姓女孩起名大全
  · 2013向姓女孩满分名字
    相关文章推荐
  · 耳朵入口处小而突出
  · 女人面相耳朵红
  · 鬓边发黑
  · 耳朵与女人的关系
  · 指纹算命-电脑算命最准的网站
  · 免费算命最准的网站-四柱算命网
  · 姻缘算命网-姻缘算命最准的网站
  · 事业算命最准的网站-称骨算命网
  · 网上算命网-财运算命最准的网站...
  · 婚姻算命网-阴历算命最准的网站
  算命网热点关注

算命 算命婚姻 十二星座日期 在线排盘 抽签 名字配对 结婚吉日 婚姻测试 身份证算命 风水 佛教音乐 姓名学 手相图解 血型 道家 星座 生肖 开光吉祥物 白羊座 金牛座 双子座 巨蟹座 狮子座 处女座 天秤座 天蝎座 射手座 魔羯座 水瓶座 双鱼座 属鼠 属牛 属虎 属兔 属龙 属蛇 属马 属羊 属猴 属鸡 属狗 属猪 a型血 b型血 ab型血 o型血 白羊座分手 金牛座分手 处女座分手 金牛座分手 巨蟹座分手 摩羯座分手 射手座分手 狮子座分手 双鱼座分手 水瓶座分手 天秤座分手 天蝎座分手 白羊座分析 金牛座分析 处女座分析 巨蟹座分析 摩羯座分析 狮子座分析 双鱼座分析 天蝎座分析 射手座分析 双子座分析 水瓶座分析 天秤座分析 天蝎座个性 天秤座个性 摩羯座个性 白羊座个性 处女座个性 巨蟹座个性 金牛座个性 射手座个性 水瓶座个性 风水案例中国算命最准的网站

  星座文章热点关注

双鱼座个性 狮子座个性 双子座个性 射手座爱情运势 摩羯座爱情运势 巨蟹座爱情运势 金牛座爱情运势 白羊座爱情运势 处女座爱情运势 狮子座爱情运势 双鱼座爱情运势 双子座爱情运势 水瓶座爱情运势 天秤座爱情运势 天蝎座爱情运势 白羊座男人 金牛座男人 双子座男人 处女座男人 射手座男人 摩羯座男人 狮子座男人 双鱼座男人 水瓶座男人 天蝎座男人 天秤座男人 巨蟹座男人 白羊座情侣速配 双子座情侣速配 双鱼座情侣速配 射手座情侣速配 天蝎座情侣速配 水瓶座情侣速配 摩羯座情侣速配 处女座情侣速配天秤座情侣速配 狮子座情侣速配 巨蟹座情侣速配 金牛座情侣速配 处女座女生 天秤座女生 天蝎座女生 射手座女生 摩羯座女生 水瓶座女生 双鱼座女生 狮子座女生 巨蟹座女生 金牛座女生 白羊座女生 中国算命最准的网站

关于我们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风水命理门户网站 大师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算命网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算命大师电话:15881187368 13018295632 商务合作:15348194793 13982113705 028-83000745 成都算命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26824号-1